亚搏短信特邀送彩金

陶元镛:小志一卷见风情

或许是以前旅游没有现在这么流行,或许文人士大夫不屑于做一些普及工作,总之南湖千余年来大名久扬,却一直没个介绍全面的通俗读本。明朝的知府龚勉和朱彝尊的孙子朱稻孙都编过《烟雨楼志》,但前者早已散佚,后者则是关于烟雨楼的诗文选集。直到民国初年,陶元镛的《鸳鸯湖小志》才算是填补了这个空白。

陶元镛(1878-1944),号慧斧,嘉兴人。清附贡生。历任黄岩县知事、浙江烟酒税局嘉兴分局长、淞沪商埠局秘书等。工诗能文,著有《南湖名胜记》、《鸳鸯湖小志》、《州东杂咏》、《陶�m诗存》等。

陶元镛还有个很有趣的别号,叫“怀苏亭长”。这所“怀”之“苏”,当是葬于嘉兴的南齐名妓苏小小。嘉兴旧有“怀苏亭”,张尧同《嘉禾百咏,怀苏亭》:“犹使樽前客,常怀没后名。好风吹远籁,如有笑歌声。”陶元镛《州东杂咏》其十四:“苏小坟荒�g土存,杭禾两地各争墩。我题短碣兼栽柳,重问贤娼旧巷门。”自注:“昔年因浚河之便,重修墓址,手书题碣曰‘苏小小墓’,墓后巷名贤娼俗作盐仓。”为苏小小墓题碣,可见陶元镛对苏小小当是十分敬重。以一个士大夫的身份,公然宣称怀想一个歌妓,还以之自号,陶元镛确非常人。

陶元镛虽然去今不远,但有关他的记载却很少,只能从他的一些诗作中勾勒出一些零散的生平事迹。他作于一九二八年的《州东杂咏》三十首,是对旧时家乡风物的回忆,在诗中透露了一些个人的信息。如自序云:“我里居秀州古治之东,流水一湾,疏林几树,昔有城市山林之目。余家卜宅于此垂二百年。”可见陶元镛一直住在嘉兴城东。其五:“五柳庄前载酒过,西来流水到门多。”自注:“余宅右通州东湾,颜其闾曰五柳山庄,以迓西南来水。”可知其住处自称为“五柳山庄”。其六:“衡文建院礼经师,绵�曾修弟子仪。”自注:“光绪间秀水县令朱启凤、邑绅盛沅等建振秀书院于新开河旁,余亦曾肄业其间。”可知他曾在振秀书院读书。

陶元镛是清末民初的嘉兴名士,是��社(嘉兴最早的文社,时断时续,民国时有过短暂兴旺)的骨干,跟沈曾植、吴受福、王甲荣、高蔚如、张伯英、陆昌年等名流经常在一起酬唱。他们聚集在嘉兴寄园,品茶论诗,评议时事。陶元镛有《寄园感逝》诗十首,是怀想当年在寄园雅集的十个老朋友的,其序云:“寄园,为禾人士雅集之所。三十年来品茗之人,新陈代谢不知凡几。岁暮怀乡,就予所心识者,作感逝诗十首。其非予所心识或虽恒至而与予作缘不久者,概付缺如。”这十人是:吴受福、岳廷彬、王甲荣、王赓虞、沈进忠、谭日森、方锡川、沈祖尧、王有珩、陆昌年,都是民国初年嘉兴最负盛名的文人。其中陆昌年在民国后参与地方事业,县令张昌庆怀恨在心,有次借办案把陆抓了进去,陶元镛就纠合了一帮朋友,把陆昌年营救了出来。由此可见陶元镛在当时文坛的地位。

《鸳鸯湖小志》写成于一九三五年夏,写此书的起因,就是陶元镛觉得嘉兴缺少一本从游人角度来介绍南湖的书,而“历来著述家又罕注意此举”。他在自序中写道:

我禾鸳鸯湖,久著名胜,广袤不过百余顷,而来有源,去有委,水利之潴泄系焉,楼台烟雨杨柳湖塘风景之清倩属焉,自宋以降,骚人羁士,流连歌咏,篇什綦繁,近虽风雅道微,而远客戾止,无不汲汲以游鸳鸯湖登烟雨楼为预定之游程。所惜湖志缺如,登临俯仰之顷,谁与述沧桑之陈迹,溯鸿雪之前尘者乎?

因此,他“本志乘所载,参以私家衷录,并钓游时见闻所及,成鸳鸯湖小志一册”(陶元镛《鸳鸯湖小志》自序)。这本《鸳鸯湖小志》,分位置形胜、水利湖产、名胜古迹、津梁、祠庙塔冢、厂所会社、石刻列目、湖贤传略、艺文、前贤题咏、丛谈、导游,共十二部分,收罗谈不上完备,但却是南湖的一个全面而通俗的介绍,当得起“后生征献,秘枕堪充,远客来风,指针攸赖”。(陶葆廉《鸳鸯湖小志》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