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体育网站

北京村干部办婚宴追踪 村官认错:没认为这么严重(3)

村干部大摆婚宴追踪

村官认错:没坚持住原则

强调由亲家出钱自己原本不同意纪委已介入调查

昨天晚上,马林祥向本报记者承认:“我没坚持住原则,上级领导已经对我进行批评教育。”此前,这位朝阳区来广营乡清河营村村委会副主任为儿子在国家会议中心办豪华婚宴一事曾被曝光。目前纪委已经介入调查。

“本来是为孩子办一场喜事,没想到被媒体曝光,我以后一定会接受教训。”昨天晚上,记者当面采访了清河营村委会副主任马林祥。他一见到记者就表示,自己为孩子办的这个婚礼确实不对,“我没坚持住原则。”

马林祥说,自己虽然也想让孩子结婚时开开心心风风光光,但原本一直不同意为儿子的婚礼大操大办。“亲家一再表示,他们家里有钱,很重视女儿出嫁一事,想大办一回。因为在村里是个村官,必须注意影响,所以我不同意。”

马林祥说,因为这事,儿媳和儿子对他都不太理解,和亲家一起多次劝说,“我还是没有坚持住原则,最后同意了(指亲家花钱请明星演出和在国家会议中心办婚宴),10月7日上午,上级领导已经找到我了解情况,我做了解释。”

“请演员来为婚庆演出的费用都是亲家支付的,这个事我真的没有过多过问,我有证据。”马林祥说着,拿出了一份关于婚礼的“盛典演艺服务协议(复印件)”给记者看。

马林祥说,之所以拿的是复印件,是因为原件在亲家那里,“我们亲家之间并未过多沟通,平时很少联系。”

记者看到,这是一份马林祥的亲家钱先生和一家名叫“北京中视泽一国际文化艺术中心”的公司所签的协议,在今年6月份签订。合同的总金额为69万元,另外承担明星的交通和住宿,基本印证了之前花费70万元的传闻。

关于在国家会议中心的40桌婚宴,马林祥说,这些也都是亲家操办的,但因为尚未结清账目,所以暂时不能提供票据之类的东西给记者看,“因为此事被曝光后在社会上造成了不好的影响,亲家今天已经通过儿媳向我转达歉意。”

至于村中流水席,马林祥解释说:“村民结婚都办流水席,我也不能免俗,楼下大棚第一天(10月4日)的流水席是每桌200至300元标准,第二天(10月5日)的几十桌是每桌约1700元标准。流水席总的花费为20万元左右。”

记者试图联系马林祥的亲家钱先生,他的电话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上午记者从朝阳区政府了解到,目前纪委已经介入此事,调查村官马林祥在婚宴办理过程中是否存在违纪情况。

Back To Top